大香蕉免费网站在线观看,(www.a002.net)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亚洲av,国产av,欧美激情,大香蕉官方网站,打造绿色无毒的成人电影网站!
大香蕉免费网站在线观看,(www.a002.net)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亚洲av,国产av,欧美激情,大香蕉官方网站,打造绿色无毒的成人电影网站!
首页  »  综合小说  »  [两年的耻辱合同](全)作者:不详
[两年的耻辱合同](全)作者:不详

提示:为了防止域名被墙找不到我们,请记住右上角的地址发布页!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25829(全)
 
  一这是情朗的一天。
 
  可良的心情却不情朗。
 
  让他万想不到的是,几年前相交的女友兰也来这个公司,还是总经理的秘书。 
  可直到被逼签定两年的生活合同,才知这秘书是他的前女友兰。
 
  真是天涯路狭。
 
  兰漂亮,可她那种风骚,好动,处处爱显示自已的行为朝时让良这性格内象 的人反感。
 
  良睡她两次后,抛弃她不辞而别,凭明牌学校毕业在另一个城市又找到工作。 
  现在已是一部门的部长了,薪水也可以,公司总经理日本人小田二朗很欣赏 他,可最近回日本,新来的本三总经理到任后就一连四五次交给任务, 他完成 不好,已到被炒鱿鱼的地步。
 
  妈的,这小日本鬼子存心找碴。
 
  大家都议论与他同来叫影女的秘书关系不一般,听说是中国人入日本籍了。 
  是这小鬼娘们整良,不会呀,接触她几次,虽然对良没有笑模样,她对别人 也一样呀。
 
  不过从她的眼神中到是看出她流出一丝蔑视的微笑。
 
  他妈的管她呢,她能把良怎么的,可本三总经理的态度让良耽心,现在工作 不好找,真是被辞退了,良又要流落街头。
 
  这几年虽挣得一些钱,可买下二层复式楼让良花一大笔钱,公司替他在银行 的贷款还没还完,以至未来老婆还没最后敲定。
 
  这不,昨天下午影秘书来电话让良去她办公室,良进去后,她头都没抬,在 大桌低下的双腿重叠着,红色高跟鞋上下在摆动。
 
  影秘书说,你最近的业务很差,总经理很不满意,把这报告拿回去重写,明 天上午10点交上。
 
  她随手扔在地上。
 
  什么态度,不就是秘书吗,卖身的娘们。
 
  想是这么想,可良没有说出来。
 
  居人之下,屈之受之。
 
  走出影秘书的办公室,良忽然觉得她有些像前女友兰,不会吧,世界上怎么 有这么巧的事,再说兰也没影秘书的这么高贵气质。
 
  天下长的一样的女人多了,不会是她,可千万别是她。
 
  加班一夜,良眼晴都敖红了。
 
  就这娘们的一句话,害得良一宿未睡。
 
  上午10点,良敲影秘书的办公室门,只听一声,进。
 
  他推门进去眼晴都看呆了。
 
  只见西装革履的本田总经理跪在地上,双手捧着影秘书的脚再舔。
 
  而影秘书穿红高跟鞋的一支脚还搭在本三总经理的肩上。
 
  影秘书一手搭在自已前胸一手还拿着点然的香烟在抽。
 
  良直挺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本三没有因为良的进来而站起,继续再舔影秘书的脚。
 
  良赶紧说,我走错了,转身要走,只听影秘书厉声说,站住。
 
  良只好转还身。
 
  影秘书把手里的烟弹一弹,用搭在本三肩上的高跟鞋踢踢他的头说,总经理 你该休息了。
 
  本三总经理站起来,没看良一眼弯腰对影说,是,就进了里间。
 
  影秘书把没穿鞋的脚搭在另一腿上说,良部长,写完了吗?良忙走上前一步, 双手递给她说,写完了。
 
  影秘书接过随手扔在一边问,你刚才看到什么了?没有,什么也没看见。 
  是吗?那你写的不合格了。
 
  这?,您还没看呢。
 
  不用看了,我说不合格就不合格,你现在就可以滚出去了。
 
  这,影秘书,我写的是不合格,我再重写。
 
  影秘书没有直接回答,却看着脚下的红色高跟鞋说,总经理忘给我穿鞋了? 
  影秘书抬头看着良继续说,嗯,我再叫总经理为我穿上。
 
  良忙说,不用,影秘书我为您穿上。
 
  良想,这都什么时候了,别说穿鞋,她想干什么我都得去做呀。
 
  良跪下了,拿起红色高跟鞋想为她穿上,可影秘书却把另一脚踩在他的头上 说,良部长,你真的认不出我是谁吗?这句话提醒良,这是兰,真是千万别是她 可就是她。
 
  良抬起头说,你是兰。
 
  影秘书哈哈大笑说,想不到吧,你这狗东西也有落在我手中的一天。
 
  这,你改名字了?是啊,我叫日本名影双惠,不叫兰。
 
  良刚想说出兰字,影秘书抬手一耳光说,我不叫兰,叫影双惠。
 
  是影秘书。
 
  良忙说,对不起。
 
  我对不起你。
 
  后悔了,世上有后悔药吗?嗯。
 
  影用手挟着良的脸说,还想走吗?不,不想。
 
  嗯,想走容易,把公司替你贷的款还上。
 
  还不上,你的复式楼我要收回呀, 还让你做现代太监。
 
  良把头触地说,影秘书别这样,那我什么都没有了。
 
  可这要有条件呀。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好,只见影秘书从沙发上的文件包里抽出一张纸扔在地上说签吧,这是两年 的生活合同。
 
  良从地上拣起看看。
 
  影秘书重新点起一支烟。
 
  天哪,这那里是什么生活合同,这是两年的卖身契。
 
  合同上写着:良为补偿影双惠的处女损失需倍偿200万元人民币现金。 
  如倍偿不起,从今日起至两年内听从影双惠一切安排。
 
  具体条款如下:1。两年内不许交除影双惠以外任何女人,影双惠介绍的除 外;2。两年内的工资及其它奖金补助由影双惠提取,良不许提取一分钱;3。 
  现有复式楼由影双惠管理及居住,如良要住要由影双惠同意,影双惠随时有 逐出其的权力;4。影双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有随时支配良的权力,有可随意 欧打慢骂良的权力;5。在两年内良服待影双惠生活起居包括影双惠所有生活需 要,而其不得提出任何条件;6。良在居室内一切活动都必须跪爬行,除影双惠 同意放可站立行走;7。良在影双惠面前只许说是和到;8。影双惠依良的。表 现可给予一定量奖金,但不许其提出;9。良的吃喝由影双惠指定的食物和饮料; 10。如良做到以上条款影双惠不追其倍偿并给予一倍倍偿的奖金。
 
  良双手捧着合同书在发抖,这是什么生活合同,这是两年的卖身契。
 
  这比当奴隶还奴隶。
 
  影秘书看良再发抖就说,不签也可以,不过,我要让人阉割你,让你做现代 太监。
 
  答应了,我还给你200万奖金。
 
  良的脸流下豆大的汗珠,他想,影秘书说的是可以做到的,现在10万可要 一个人头,别说200万了。
 
  良想,好在两年后还有200万的奖金给。
 
  良泪流满面只好签了字。
 
  影秘书说,张开嘴。
 
  良张开嘴,影把烟灰弹在他嘴里,并说,不要表现出这可怜的样子,用袜子 擦干眼泪,狗奴才,知有今天何必当初。
 
  良用影丢在地上的袜子擦干眼泪。
 
  影说,给我准备新床,备好红酒和香肠,晚上我去复式楼。
 
  滚出去吧,是。
 
  良起身出去。
 
  夲三总经理出来,跪下说,谢谢影秘书。
 
  影秘书说,哼,你个贱货,为你那贼婆娘买个奴你乐了,那日本骚婆娘你就 不敢离开。
 
  是,没,没法办,离开她,我们就得滚出这公司。
 
  哼,你这没有用的狗东西二良回到复式楼,从楼梯中走来走去。
 
  今天晚上影秘书就来,我可怎么侍候好她。
 
  怕她来,又想她来,这今后的两年的生活就撑握在她手里。
 
  也好,两年之后,我就恢复自由了。
 
  但她能履行合约,放过他吗?影秘书来了。
 
  只见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套裙,脚穿红色高跟鞋,头梳半披肩发,手挎一黑色 皮包。
 
  她真是漂亮,比几年前的兰高贵的多了,真是女人多变。
 
  良想,就这贵夫人模样,受她两年奴役也值。
 
  良跪下想为她换上拖鞋,可影秘书直接走房内。
 
  她看见良也随她后面走,就停下,双眼瞪圆看着他,随手又一耳光,骂到, 不知趣的狗。
 
  良这才反映过来,他真要变成她的狗了,忙跪下。
 
  影秘书又转身上楼,良跟着爬上去。
 
  影站在楼上大窗户前,随手拉开窗帘,窗外闪耀的光照进来。
 
  良跪着抬头看看影。
 
  影说,不愧是学建筑业大学生,很会选房呀。
 
  看这外边多美。
 
  影又打开阳台门走进去,观望四周,见良没有跟进来,就问,怎么不爬进来? 这。
 
  啊,是怕人看见?让影秘书说对了,对面三层楼的小别墅楼,良时常偷视别 墅里的少妇,良打听到是香港一富商包的小姐。
 
  她们时常对视,有时这少妇还快步回屋,象是反感他的偷窥。
 
  影秘书今天在阳台上,那少妇肯定会看到,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影秘书说,就在阳台喝酒。
 
  影秘书坐在良为她拿来的一软椅上,翘起腿。
 
  良只好跪下。
 
  晚风袭人,微风吹起影的秀发。
 
  夲来夜晚看女人都是美女,加上阳台虚晃的灯光和近处百货与夜总会的霓红 灯光照耀,影秘书就显的更美了。
 
  这都市的夜景就是美,是影在说话。
 
  是,真美。
 
  良应声到。
 
  可影秘书却抬起他的下巴问,你的记性不好吗?从现在起你只能回答是一个 字,你这狗东西。
 
  是。
 
  影把双腿搭在良的肩上,用手端起红酒轻轻抿一口,抬头看着远方。
 
  又从包里拿出一包香抽出一支自己点上深深吸一口。
 
  她用红高跟鞋底轻摩良的脸说,想不到吧,你原来的的兰变成日本人影双惠 了。
 
  是。
 
  感到后悔了吗,是。
 
  可世上没后悔药呀。
 
  是。
 
  影把红高跟鞋尖头插进良的嘴里说,这就是你两次睡我的代价,值吗?是。 
  影又喝口红酒,把双腿放下,弯腰用手抬起良的下巴朝他的脸喷一口说,你 这狗奴才,算你还知趣,签了合同,否则你将成为现代的太监了。
 
  是。
 
  影用一脚踩着良扶地的手说,痛吗?是,你以后就不感到痛了,哼,这两年 我要打遍你的全身。
 
  而且还让你离不开我的打,就象抽大烟一样的上瘾。
 
  啊,良有些惊呀,被打还上瘾,这还没听说过。
 
  影看出良惊奇的样子说,你不尽被打上瘾,就是我的口水,我的小便,大便 你都得喝上瘾。
 
  天那,这影秘书想要干什么?是虐待狂吗?真是可怕。
 
  影秘书又说了许多,可良什么也没听清,只是一劲的说是。
 
  二个小时过去,对面小别墅的阳台出现三次女人的身影,良因跪着没看见, 影秘书却看见了,她轻轻一笑问,小别墅的女人挺关心你呀,啊,良抬起头想看 一下,被她的一支脚踩下说,我会让她常看的,也许不久她还会来这里近距离的 欣赏的。
 
  我们进去。
 
  良爬着随影进去。
 
  影把皮包放在床上转身说,你脱光衣服跪下。
 
  良在影双眼逼视下脱光全身跪下。
 
  影从皮包里拿出一三角架支放在一边,又把一微型摄象机固定好说,我要把 这里每天的活动都记录,这是活的日记,也是对你考核的实录。
 
  别看它小,它可以24时全方位的红外线录制。
 
  今晚是就算开始了。
 
  影脱下自已白色套裙,露出内裤和乳罩,又把脚下的红高跟鞋摔到远处坐在 床上说,给我脱袜。
 
  是,良爬上一步想用手脱,影抬脚猛踢他的头说,用嘴。
 
  良用嘴为影脱下短肉丝袜。
 
  影说,去把两支鞋叼过来。
 
  良爬过去,用嘴把鞋叼回来整齐排放好。
 
  影说,把袜子叼在嘴上。
 
  良把两支肉丝袜叼在嘴上。
 
  影拿起两支高跟鞋左右开工打了良二十耳光说,只要我来这里,打耳光就是 一项必做的事,不过从明天起你要自已打,听见了吗,是。
 
  影扔下鞋,转身上床,靠着床头说,爬上来跪下,就打起手机来。
 
  良听出了,这是影秘书给本三总经理打的,只听影说,我会把每次的录像给 你看的,你可要当新教材学。
 
  还要绐那骚婆娘看?那是肯定的,不过我要收她的钱的。
 
  好了,我在这睡了,我要好好过这一宿,拜拜。
 
  这一宿影就睡在良为她准备的床上,而良却跪在床上服待她一宿,他的双乳 被影秘书咬的留下牙痕。
 
  直到被她用双手挟捏下,两次射出东西后,才被她踢下床睡着了。
 
  影为让良早进入角色与良同请一个月公休假。
 
  这是第三周了,在这三周时间里,影每天都到这里住。
 
  良已基本撑握影秘书的生活习惯。
 
  这一天是周日,影因昨晚后半夜两点才回来她看良自打二十下耳光就睡着了, 现在已是上午十一点她才醒。
 
  这时良在已床下跪着多时。
 
  影靠着床头,双手向上伸伸说,打开窗帘。
 
  良爬过去打开窗帘,中午的阳光照射进来,影说,今天又是一个好天。 
  快侍候我下床,我要去会朋友。
 
  良忙爬到床边为影穿上脱鞋,扶影进入洗浴室。
 
  洗浴后,影上身夹克,下身穿牛仔裤走下楼梯,良跪着为她穿上高跟鞋。 
  影说,你今天不准喝水吃饭,等我回来再吃,转身就出门。
 
  良自影走后一直没吃饭。
 
  他真是又喝又饿。
 
  影是午夜一点才回来,影喝的有点醉意,行为举止又些走样,可说话到是很 清楚。
 
  进了房,她没叫良换上拖鞋,却说她扶到阳台上去。
 
  良想这么晚了到阳台上干什么,但他没敢问。
 
  良扶影坐下,影说,去取个盆放下。
 
  良拿个盆放在影面前,他想,这是她要吐,又转身取来一手巾。
 
  影张嘴想吐,见良站着就骂到,狗奴隶,跪下,说完啊一声,她胃里的东西 吐在盆里。
 
  良忙跪着递上清水,影喝上一口,又吐了出口。
 
  这时,半夜的凉风吹着影秘书的脸,她的头脑清醒多了。
 
  她拿起手机打起电活来,是玉妹吗,没睡吧,我回来就吐了,你到阳台来, 看看你想见的人在干什么。
 
  对,现在。
 
  说着把手机关了。
 
  良在纳寐,这么晚了,她让谁看这里。
 
  只听影说,把吐盆外边的东西舔干净。
 
  是,良干紧把影吐在地上东西舔干净。
 
  他跪着抬起头,无意识的看到对面小别墅的阳台亮灯了。
 
  良一下子明白,刚才影说的玉小姐就是小别墅住的少妇。
 
  这说明影是和她吃的饭,还谈起他。
 
  良没想到影秘书这么快的就联系上她了。
 
  影也看到对面阳台灯亮了,就对良说,你一天没吃东西了,肯定是饿了。 
  是。
 
  那把盆里的东西吃光。
 
  良抬起头乞求的样子看影,影却从皮包子里拿出烟,点上一支说,吃,对面 的小美女正想看你呢。
 
  这,影抬手一耳光说,你只能说是。
 
  是,良无奈的回答。
 
  良也真饿了,可影吐出的食物也真难吃,良艰难的慢慢的吞咽。
 
  影拿起手机接通说,小玉妹我挺喜欢你这四川妹子的直爽,我们已是好姐妹 了,你不是想看偷窥者表演吗,看吧,谢谢?不用客气,愿意看你明天再来。 
  要来?好呀,欢迎,要打这偷窥者?好,你明天来打吧。
 
  影放下手机看良在舔吃。
 
  良终于舔吃光,影起身说,把盆叼进来。
 
  良用嘴叼着盆随影进了屋。
 
  影随手把窗帘拉上说,把盆放下。
 
  影在盆里撒了一泡长尿,起身说,喝光吧,你也够渴的了。
 
  良捧起盆把尿喝下。
 
  第二天下午,玉小姐真来。
 
  影让良服侍好她,让良穿上西服一起玉小姐做车去了一日本料理吃晚饭。 
  良被囚禁三周了,一出门感到心情愉快,不过三周没穿西装现在穿上到是让 他有些不舒服了。
 
  她们在一包厢坐下,因都是跪着吃,让良不是太难堪。
 
  这时,良用余光看着玉小姐,这么近距离看这玉小姐比偷窥时更显的漂亮。 
  良想,也是,她不漂亮香港富豪也不会包她,给她那么高级别墅。
 
  良看着她们,没敢动手吃。
 
  影和玉小姐谈笑风生。
 
  良为她们倒酒,点烟。
 
  影说,玉妹,你看这偷窥者帅不?他可是名牌大学毕业。
 
  玉小姐说,挺帅的。
 
  可他现在是我两年的奴隶。
 
  是吗?影对良说,回答玉小姐。
 
  良说,是。
 
  玉小姐说,我只上了小学,听说过奴隶这个词,可不知知奴隶具体干什么呀? 影说,小妹真是花瓶,不过没关系,跟着大姐学你就知道什么是奴隶了。 
  影把嘴里的鸡腿吐在桌子上说,狗奴,用嘴叼着啃。
 
  良用嘴叼着鸡腿在嘴里咬。
 
  影说,小妹看见吗?我让他怎么吃他就得怎么吃,让他干什就得干什么,这 就是奴隶。
 
  明白。
 
  玉小姐也从嘴里吐出一香磨,说,把这吃了。
 
  良把她吐出的香磨也吃下。
 
  玉小姐看着说,真好玩。
 
  我那香港老公要是这样就好了。
 
  影说,只要跟着我学,你的老公早晚也会这样的。
 
  影和玉小姐边吃边吐,良吃她们吐出的残渣。
 
  影和玉小姐酒足饭饱,就由良开车回到复式楼。
 
  影和玉小姐直奔楼上的阳台坐下。
 
  良跪爬进去为她换上拖鞋。
 
  玉小姐起身朝四周的远处看看说,影姐,这楼层的位置选的好呀,周围的夜 景看的多清楚。
 
  是吗?是这狗奴隶选的。
 
  喜欢这里?是。
 
  那你要常来。
 
  对了,姐还有事求你呢。
 
  求我?你坐,你先问问这狗奴隶为什么偷窥你。
 
  对,玉小姐坐下说,狗奴隶爬过了,为什么要偷窥本小姐?良抬头看看影, 影说,说吧,今天看玉小姐的面子,让你当回会说话的狗。
 
  是。
 
  良回答到,对不起玉小姐,因你长漂亮。
 
  放狗屁,你敢管我叫玉小姐,连我老公还叫我玉姑奶奶呢。
 
  我生气了连老公都敢打,四川妹子是辩妹子,懂吗?又挥手连打良几个耳光, 边打边骂,狗奴隶,让你偷看我,偷看我,下次还敢不敢。
 
  良说不敢了不敢了。
 
  玉小姐叉着腰又连踢几脚,把拖鞋都踢飞了,才坐下。
 
  影说,小妹,脚痛了吧?狗奴隶,去把拖鞋叼回来。
 
  良爬过去把拖鞋叼回,又轻抬玉小姐的脚把拖鞋为她穿上。
 
  玉小姐低头看看脚,才发现因用力过大把短肉丝袜也踢破了。
 
  影说,狗奴隶,把你玉姑奶的袜子用嘴脱下来。
 
  又对玉说,小妹,姐给一双新的。
 
  玉小姐看良用嘴脱她的短肉丝袜说,谢谢影姐。
 
  对了,影姐你说有事求我,什么事呀?啊,影说,下周我就上班了,这狗奴 也去,晚上我不能每天都来这里,要到总经理那里去住,你老公也不常回来,就 求你,我不在时由你管理他,我一周回来两次,你看行吗。
 
  约,影姐,我当什么事,只要我老公不回来,我天天都可以来,省得我寂寞。 
  好,谢谢了,你就把这狗奴当小狗玩。
 
  好呀,我把我那宠物狗带来一起让他它们玩耍,这可好了,我有两个狗了。 
  影说,我这还有好多训狗录像,是训男狗的录像,你看看,边看边学,边实 践。
 
  玉小姐说,谢谢影姐,那我现在回去了,明天晚上再来。
 
  好,狗奴,送你玉姑奶回去。
 
  影秘书与良又到公司上班。
 
  在公司里影没有难为良,公司的人都不知道发生这事。
 
  只有本三总经理知道,但他没有点破。
 
  这一白天,良在公司相安无事。
 
  但他不知今晚如何过。
 
  与影秘书一个月的生活,基本了解影,可现在又插进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四川 妹,还挺厉害。
 
  妈的,偷窥她时,天天想看她,现在在眼前了又怕见她。
 
  还好她没什么文化,就当个花瓶看吧。
 
  三这一天晚上,玉小姐来了。
 
  见玉穿着睡衣进来,是良平时常看见她穿的睡衣。
 
  良的眼晴有些发直。
 
  真他妈的会捉弄我。
 
  玉见良直勾勾看她就说,不认识姑奶奶了。
 
  认识认识。
 
  玉小姐穿拖鞋来,良就免去为她换。
 
  玉直奔厅的沙发上坐下说,给我放录像。
 
  良迟疑问,看什么带。
 
  快点,狗奴,影姐不在你就不听话了。
 
  是,可放什么呢?放训男狗的。
 
  对,放影姐训你的。
 
  是。
 
  良把影拍的录像挑虐待他最轻的放。
 
  就是看这祥录像,玉小姐看的心直跳。
 
  黄色录像她没少看,甚致与香港老公做爱时都看,可那都是演戏,乱叫多, 一样的动作没个完,不实用,看几次她和老公都贰了,引不起性欲。
 
  可这录象是真人真事,被虐待的人就在眼前。
 
  有叫骂声,学狗声,有影姐给良带狗链牵他在室内溜狗,骑打,给影姐脱袜, 穿鞋,舔脚趾等。
 
  看的玉小姐坐立不安。
 
  下体有一股气在冲动。
 
  她有些脸红。
 
  她转眼看良站着呢,就说,影姐不说过了吗,在这屋内你只能跪下吗。 
  这,良想说什么,可没有说,这没什么文化的小美人模仿人到是很快。 
  良只好跪下。
 
  玉小姐问,就这么几盒带?影姐说每天录一盒的。
 
  天哪,刚看几盒她就有影响了,这要是都看了还不得马上实践,就忙说,有 几盒你影姐锁起来了。
 
  不对,你骗我,我这就给影姐打电话。
 
  这,别,别。
 
  还有几盒。
 
  玉小姐说都拿出来。
 
  良把录像带都拿出来。
 
  几十盘她是看不完,就挑几盒看。
 
  玉小姐看到良为影姐舔脚的镜头就说,狗奴,你也过来舔我的脚。
 
  良答道,是。
 
  良夲没有这嗜好,可这一个月为影舔脚,他也喜欢上了,尤其是看到现在这 小少妇的双脚十趾错落有序,白皙皙,胖嘟嘟,涂着红色趾甲油的脚指头,就更 有一种喜爱。
 
  听到玉小姐说让舔脚,就忙爬上一步,跪着舔起她的脚趾来。
 
  他舔的很仔细,因没有那种怕影秘书的畏惧感,他就放大嘴舔,用牙齿轻咬 玉小姐的每一个脚趾。
 
  玉小姐边看录象边体会脚趾被舔的舒服感,真是好受,她老公只是摸过她一 次脚,可从没用嘴舔过,怕把脚气传柒他嘴上。
 
  良舔的认真,在玉小姐的大姆趾上还故意用力咬一下,玉小姐抬手轻打一下 他说,轻点。
 
  这轻轻一打,让良拼发出一种勇气。
 
  一个月来,影只是虐待他,让他自慰,可从没让他插入。
 
  一个月的压抑暴发了。
 
  他站起来压在玉小姐的身上, 双手脱她的睡衣。
 
  玉小姐反抗几下,骂几声狗奴,就被良深深的插入。
 
  这时玉小姐紧紧抱着良,任凭他上下翻滚。
 
  她从没有过这么猛烈兴奋感。
 
  是呀,香港的老公不行了,已衰竭,吃什么大补也没有今天这狗奴有劲。 
  她偿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做爱。
 
  有一股说不出的快感湧入她的大脑,她陶醉了。
 
  良泄了,可他没拔出来,玉小姐也没动,她只觉得有一股热热细流有节奏的 点击她的下体并冲向深处。
 
  这热流刚要消失,只见良忽的站起来跪下说,玉姑奶饶了我,我,我控制不 自已了,双手左右开工打起自已的耳光。
 
  玉小姐坐起,梳一下头发说,狗奴,我饶你了,不过你要舔吸干净你留在我 下面的东西,我那香港老公每次都这样。
 
  良高声答到,是,狗奴这就舔。
 
  良把头头埋进玉小姐的下面,狂舔吸起来。
 
  玉小姐又一次体会到和他香港老公不一样的,更加猛烈的快感。
 
  四一连三天玉小姐白天看录像,晚上与良同看。
 
  玉小姐把白天看的内容在晚上让良重复做。
 
  良心情也愉快,因玉小姐没有影秘书那么凶恨,在伺侯好玉小姐之后,能真 正与她做爱。
 
  良陶醉在受虐的性生活中,玉小姐也迷上施虐后的性满足,两人都处在极度 兴奋状态。
 
  从这以后彻底改变了他们今后生活。
 
  良变成了喜爱受虐者,玉小姐成为施虐者。
 
  这天是周五,影秘书要回来,玉小姐没来,可良却盼玉小姐来。
 
  良知道道玉小姐只有下周一来了,这两天又成为影秘书主宰的时候。
 
  他怕,他又盼,怕影秘书回来,盼下周一晚上玉小姐的到来。
 
  影秘书回来了。
 
  只见她穿着职业服装,脚穿半高跟黑皮鞋进了屋,身后还带一女人。
 
  影秘书带的着女人直奔大厅沙发坐下,她却站在女人面前,指着跪在地上的 良,一阵哩拉哇拉的对女人说日语。
 
  这日夲女人很高敖的抬着头不动生色的看着良。
 
  好像没听影秘书的再讲话。
 
  良用余光看着这日夲女人,这是一个近三十七八岁的女人,白皙的方脸有些 冷敖。
 
  弯叶的柳眉配着大眼与小嘴显的很相配,面无表情的脸因保养的好到象三十 出头的女人。
 
  一举一动显出高贵的行为。
 
  良看出这女人不是一般日夲女人。
 
  只见她脚穿半高跟白皮鞋的双脚踩地一动不动,腰板挺直,双手搭腹,两双 大眼晴直视良。
 
  良用余光看她后心里就发虚。
 
  在这日夲公司打工几年的良深知等级观念,忠于上级思想深深扎根于他。 
  说不清这是奴役思想还是别的。
 
  只见影秘书说,狗奴隶还不为本三夫人换鞋。
 
  是,良这才知是夲三总经理的夫人,良跪爬几步为夲三夫人换上半高跟拖鞋。 
  夲三夫人用脚抬起良的下吧问,你的愿意。
 
  良听这半生不熟的中国话点点头。
 
  这夫人与影秘书又说一顿日语。
 
  影对良说,狗奴隶,夫人问你是我老婆不,你要说是。
 
  良迷惑的看着影秘书,这。
 
  影秘书上去一耳光说,说是。
 
  良不明影的意思,只好说是。
 
  影秘书转身对日夲女说什么,就出去。
 
  这夫人站起身在房间转一转来到良面前,问,你是影的老公。
 
  良点点说是。
 
  夫人伸出一支手,并支起大姆指说,约西。
 
  又说,脱光。
 
  良明白,这是脱光衣服。
 
  她见良脱光衣服直看着他下的体说,好,就伸手拉住,她劲用太大了,良痛 的喊一声。
 
  夫人用另一手打他一耳光,八格,配的不好。
 
  配的不好,,良这时才明白,夫人与他是配对。
 
  这在日夲和西欧都有这样不公开的俱乐部,夫妻俩同在俱乐部找异性,满足 生理换新需要。
 
  良想,这日夲娘们,把这套游戏带这着来了。
 
  良只想对一半,夫人不光是想配对,还是个虐待狂。
 
  影就是在日夲sm配对俱乐部相识的。
 
  那时影到有一个日夲男朋友,可自认识夲三总经理后就抛弃他了。
 
  本三深深眷恋影秘书美色和有技巧虐待,就把她召入公司。
 
  可为满足夫人,夲三就求影为她找个男奴,巧的很,影查知良就在总公司在 大陆设的分公司里任职。
 
  她就和夲三总经理来这里。
 
  为满足这董事长女儿的老婆的嗜好,影把良提供给她。
 
  夫人的一手没放下,另一手连打十几个耳光。
 
  她把对影的报复全冲良发泄。
 
  夫人下手拉着,良随着她的手跪下。
 
  夫人翻身骑上他,拉起他的头发,让他爬走。
 
  良爬着,夫人嘴里还喊着听不太懂的话。
 
  夫人拉着他的头直奔楼上。
 
  良驮着夫人爬上楼。
 
  夫人喊寝室寢室。
 
  良直奔卧室爬去。
 
  夫人自已脱下全身,上床躺下,嘴喊床床。
 
  良只好爬上去,夫人一跃把良压在下面,用嘴舔起良的下体,见良起来,坐 上去上下翻压。
 
  良被夫人这一连串快速动作感到吃惊。
 
  这母虎要干什么,好象几个月没吃肉了,饿疯了。
 
  夫人上下动,双手在良的乳头上乱挟捏,时不时还打他耳光。
 
  良下面舒服,上面痛疼。
 
  良想,真遇到虐待狂。
 
  这比影秘书更狠了。
 
  夫人全身出汗,又拉起良在上。
 
  良翻身了,他双手压着夫人的双臂,全身扑下,心中的怒心集中在下面。 
  夫人为良的大动作没有反感,反而大喊大叫起来。
 
  良一阵猛攻,想把日夲狗娘们整死,可他泄了。
 
  他压在夫人身不动,只有下面在抖动,夫人紧抱着他也不动。
 
  两人静止5分钟。
 
  良的脸挨夫人狠狠一耳光。
 
  良清醒了。
 
  夫人指指下面说,舔。
 
  良跪在夫人的两腿间猛舔起来。
 
  良久,夫人用一支脚抬抬良的下巴说,No,指指床下。
 
  良明白,赶紧下床跪下。
 
  夫人起身坐在床边,双脚搭在良的肩,一手拿起床头电话来。
 
  良听出这是与影秘书通话。
 
  从夫人的脸色和声音中听出夫人很高兴。
 
  她放下电话,双脚从良的肩上放下,走到沙发上坐下,一腿压上一腿,说, 舔脚。
 
  良跪爬几步,抱着夫人压在上面的脚轻舔起来。
 
  一会,就听见楼下的门响,影秘书进来。
 
  她弯服站在夫人面前。
 
  夫人对她说几话。
 
  影转身对良说,夫人很高兴,让你陪她几天。
 
  良说,是。
 
  五良陪夫人整整七天。
 
  他领教了夫人虐待男人的各种手法。
 
  还好,她没有破良的脸,只是良布满全身的伤痕三个月才消失。
 
  影秘书也随夲三总经理和夫人回日夲,三个月后影秘书才回来。
 
  玉小姐也随香港老公去新加波末归。
 
  这是他宁静养身的三个月,到是让良有些寂莫,他想玉了,又怕影秘书早归。 
  这又是一个睛朗的天。
 
  上午接到影秘书的电话,晚上要回到复式楼。
 
  下午良没有到公司,坐在沙发想事。
 
  看来宁静的三个月要过去了。
 
  不知影又如何对待他。
 
  良收拾好室内卫生等侍影的回来,可直到十一点影没回来,他像锅上的蚂蚁 在房内乱窜。
 
  十二点,一阵电话声到让他思绪静下来。
 
  是影的声音,让他立即到总经理别墅。
 
  良略感吃惊,没敢问,忙答到是。
 
  立即驱车赶到。
 
  总经理别墅他去过两次,离公司不远,但又与公司员工的住地不在一起。 
  心里七上八下的良把车开进别墅急奔进屋。
 
  一进门厅就见影秘书头梳披肩发,身上红睡衣,脚穿半高紫拖鞋,一手搭胸, 一手叼着烟站在楼梯下。
 
  良忙跪下说,狗奴到。
 
  影秘书说,爬过来。
 
  是。
 
  良连爬几步到她脚下低下头。
 
  影秘书用脚抬起他的下巴说,上楼。
 
  她转身走上楼梯。
 
  良尾随她爬上楼。
 
  进了卧室,影秘书坐在有虎纹皮垫的椅上。
 
  良跪在她脚下,用眼斜上看她。
 
  影秘书脸上有些红晕,喷出的烟气带酒味,头发有些湿,这是刚洗浴过。 
  影秘书用脚抬起他的头说,张嘴,把一节烟灰了弹在良嘴里,问,斜眼看什 么?良说,没有。
 
  影猛踢良下巴说,脱光。
 
  良忙三下五除二脱光全身跪下,把头深深低下。
 
  影秘书站起身,围良转一圈,又坐下说,抬起头。
 
  良抬起头看着她。
 
  良觉得影比三个月前又漂亮多了。
 
  红晕的脸配上细细加黑上挑的眉毛。
 
  这是纹眉了。
 
  红红的嘴唇加重了。
 
  光裸的脚趾甲紫的发亮。
 
  这是影秘书在日夲又修整了。
 
  良只觉得影秘书美的妖艳。
 
  影秘书看出良的反应,心里在高兴,可脸却沉下来问,三个月养的可好?是。 
  确实是好了,夫人给你身上留下的痕迹不见了吗?是。
 
  影说,那我得给你留点。
 
  说着,把烟头压在良的肚脐眼里。
 
  良疼的双手捂着,眼泪也流下来。
 
  影秘书记却两手梳着头发说,把烟头吃下。
 
  良流着眼泪说,是,把烟头取下放在嘴里吃下。
 
  给我舔脚,听夫人说你舔脚功夫比夲三总经理还好。
 
  是。
 
  良把影秘书一脚抬起亲舔起来。
 
  影秘书把另一脚搭在良肩上说,夫人很欣赏你床上功夫,今天我试试。 
  说着用摇控器把正对床上的大屏幕电视打开,良与夫人活动场面放出来,清 淅的喊叫声回响在房间。
 
  良听着,生理的反应也加强。
 
  他买力气的舔汲影秘书的每一个脚趾头。
 
  影秘书也被他舔的全身骚庠。
 
  忽然电话声惊动她俩。
 
  影秘书放低声响,接起电话。
 
  听了几话,就说,老狗奴,才分手两天,你又敖不住了,那老婆娘不在吗? 
  不在,你跪着打电话呢?哼,你为她跪着吧,现在老婆娘喜欢的狗在为我舔 脚呢。
 
  要录像带?好哇,我会给你寄去。
 
  想听老婆娘和狗奴做爱声音吗?好给你听。
 
  说着,放下电话,把摇控器声音放到最大。
 
  夫人的喊叫声和良的哀求声再次刺良,这刺激不是让他激奋,而是害怕,因 不知影秘书会是何等反映,他怕引起她的反感。
 
  影秘书斜躺在沙发上,两脚放在良的肩上聚精会神在看申视,良侧脸轻轻舔 含她的脚趾,唯恐有一丝的不对。
 
  他用余光看她,还好,她脸上没有露出不好的神色。
 
  电视录像在放,忽然,电视中有良大喊的声音,良的嘴从影的脚趾抽出一看, 是夫人用嘴咬他下体的镜头,那喊声刺人。
 
  影随着一脚踢在他的脸上骂到,狗奴,不舔脚趾,敢看电视?又站起身拣起 半高跟拖鞋对良头部一阵猛打。
 
  良双手捂着头求饶。
 
  影拉着他头发说,给我站起来,我看看留下什么痕迹,会让你这么大声喊叫。 
  良站起来,影随手拽着就看。
 
  良的身体向上斜着,影用半高拖鞋猛击几个说,没留下什么吗?你狠嚎什么? 又是猛击几下说,那老婆娘是想吃了,要不怎么那么高兴,狗奴隶,给我跪好, 我还不稀罕呢。
 
  扔下半高跟鞋拖鞋,就转身拿起电话问,老狗奴,听的可清楚,录像里你那 贱婆娘再吃这狗奴的精呢,随手把申话撩了。
 
  又取过一杯子,一手插腰,站在良面前说,泄吧,狗奴,我让老婆娘喜欢, 留着她让她吃。
 
  转身上床睡觉了。
 
  良跪着直挺到早上5点,靠着沙发也睡着了。
 
  六转眼,良与影秘书的合同履行半年了,良已彻底的依服影秘书,影对良的 臣服,奴役已完全接受了,不象刚开始的时候那么凶狠对良。
 
  公司随着夲三总经理的不归,总公司任命夲三为副董事长,影为分公司的总 经理。
 
  这一职位的变化使影双惠对良的态度又有了改变。
 
  公司需要有自已的贴心人,需要有一个百依百顺听话的人。
 
  只有良这个奴隶合适。
 
  影决定提升良为公司总经理助理兼秘书。
 
  现任总公司董事长夲三夫人也同意,她不忘良让她高兴的七天。
 
  当了经理助理也可常来了吗。
 
  影和良的职位发生变化,生活也渐渐发生变化。
 
  影在夲三夫人谴移黙化的影响,加之年令的增长,彻底改变那种风骚,好动 处处显示自已的行为。
 
  到是显出高敖,冷莫,内心凶狠,手法更内重。
 
  她要良在别墅内可行走,只要影不高兴才跪下。
 
  也允许良说话了。
 
  这看似对良已开戒,可良更是尽小圣威了。
 
  因影稍有不如意,处罚的手段看似轻可都是内伤。
 
  皮肤之伤养几日,内伤养可是数月。
 
  一晃数月,良每天都西装革屐开车与影同去公司。
 
  公司的人都不知内情,还羡慕良助理的高攀。
 
  这一天,良开车与影去一酒店吃晚饭出来,巧碰到玉小姐。
 
  玉小姐与影有近十个月不见了,显的十分高兴,抱着影欢笑问好。
 
  可影阴沉微笑笑说,玉妹也可好。
 
  又转身看良问,狗奴可好。
 
  良脸红着脸没作答,可眼神发光的直盯着她。
 
  良也许久没回复式楼,没见玉,可心总想着她,这一见,加上玉小姐还是散 发出青舂女性那么快活劲,就有些激动。
 
  影看出来对玉说,他已是经理助理了。
 
  玉说,是吗。
 
  又问,影姐,你手机换了,我联糸不上你了,你告诉我现在手机号。
 
  影对良说,名片给玉小姐。
 
  良忙在包中找名片,又递给玉小姐。
 
  玉拿起一看是两张,高兴说,我会跟你们联系,狗奴,不,总经理助理再见。 
  影面目没有一丝表情。
 
  良想坏了,这又不知触到她那根神经了。
 
  回到别墅,影坐在虎皮纹沙发上。
 
  良忙跪下为她脱去高跟鞋,又轻轻脱下她的丝袜。
 
  站起身,弯腰说,您上床休息。
 
  影沉着脸看良说,你脱光。
 
  良知不好。
 
  只好脱光全身跪下。
 
  影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良忙为她点上。
 
  影用另挟着良的一乳头问,想玉小姐了?没有。
 
  你那表情我看出来了,眼晴是最能反映出来的。
 
  影用劲的挟。
 
  良说,这不是你介绍的吗?可我没让你给两张名片呀?这,我是随手拿的。 
  影拿着烟拷着良另一乳头说,在包里找的那么久?不说实话?良看着影说, 是想她。
 
  影把烟含在嘴上,双手挟他两乳头说,以后再有小动作,我拧死你。
 
  是,不敢了。
 
  影放下手,又把烟头捏在烟缸里说。
 
  去洗澡。
 
  是,良忙扶影起来,为她脱去衣服,又扶她进浴室。
 
  良跪在浴池外瓷地上为她放水,边放边想,还好,影没把烟头按在他乳头上。 
  水在哗哗响,影躺在浴池里,轻轻把水撩在她的丰乳上,双腿还交换抬起, 脚尖不时的挺一挺。
 
  良觉的好笑,今天影是怎么的,洗浴起来到是象少女一样那么纯晴,良也瞪 大眼晴看影,说实话,近三十岁的影身材还是很匀称,丰满的乳房挺拔,腰虽不 象玉小姐那细,可也是有曲线型的联接上身与臀部,细长的腿还是笔直,脚趾虽 不象玉小姐的十趾错落有序,也是十分耐看。
 
  良想,莫非女人都有这欣赏自已的嗜好,也是,自古就有孤芳自赏的典故吗, 环境是可以塑一人,可影还是女人吗,良在想象,脸上也露出微笑。
 
  可这时,影随手打他一耳光,说到,刚给你自由,你就想非了。
 
  真是贱种。
 
  良不知所云,只回答,是,是。
 
  就双地扶地低下头。
 
  影靠坐在浴池里,对良说,你进来。
 
  良这可有点受宠若惊,忙说,奴不敢。
 
  影双眉一立,吓的良说,是,立即钻进浴池内,他没敢坐,忙跪下。
 
  影也没说话,两手扶着自已的乳房,一脚搭在良的肩上问,它和原来的兰的 还一样吗?这,这可把良问住了,良想,原来的兰?你不还是你吗?难到还变成 别人了,不过是否换过乳隆过乳,这良还没注意,几年前与她做过两次爱,可没 有特别注意她的乳房呀。
 
  良只好说,一样。
 
  那和玉小姐有区比吗?良想比什么,肯定近三十的女人与二十出头的女人是 有区别的。
 
  良说,有区别。
 
  影问,什么区别?你比她大。
 
  良学乘了。
 
  影脸上露出微笑。
 
  问良,不想亲它?良想,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
 
  忙说,想。
 
  那就亲吧。
 
  良说,现在?影用踩他肩上的脚说,是呀。
 
  良跪爬着,双手扶池地,伸出头去亲。
 
  良的嘴叭叭带响裹着影的乳头,池里水不时进入良的口中。
 
  影仰着头,双手抱着良的头。
 
  良更起劲了。
 
  影抬手给良一耳光说,起来上床。
 
  影起身,走出浴室,就躺在床。
 
  良迟疑跟在后,跪在床下。
 
  影说上来。
 
  良爬上床跪下。
 
  影看着他说,爬过来。
 
  良靠进她,影就拉良,可凭她怎么拉,良不见起色。
 
  一会,影随手打他两个耳光说,真是狗奴,扫老娘的兴。
 
  她那理解良,良太怕她,把她当女皇待侯,怎敢有非份之想,今天影忽然改 变态度,让良到是不适应了,心里有障碍了。
 
  良心里也着急,越着急越不起。
 
  影上去又是两个耳光,骂到,无用的东西,见玉小姐你就兴奋,滚下去,跪 好。
 
  良忙下去跪好。
 
  影靠床头自已点起一支烟抽一口,看着良,她也知良是因惧怕她而不起,可 她心理恨。
 
  她也不知恨什么,她现在不愁钱,不愁地位,不缺性生活,可不知恨谁,恨 夲三,恨她老婆,恨良,都不是。
 
  她心里知道她需要真正爱她的男人,夲三不是,良也不是,当初她认为是, 现在不可能了,他只是她的玩物了。
 
  可这种玩物也有玩贰的时候。
 
  今天,良支不起来,她心中有一种强烈厌恶良的感觉。
 
  她手拿着烟下床,站在良面前,一手盘胸,一手抽着烟,对良说,抬起头。 
  良抬起头,只见影端详良片刻,就将烟头捏在良的一个乳头上,良疼痛的很, 可没敢喊叫。
 
  影说,滚,滚回你的复式楼,去见你的玉小姐吧。
 
  影的这种反常,良没敢多想,说声是,穿衣服离开这里。
 
  七二周了,公司的业务照常,而影没叫良回别墅。
 
  良却在复式楼里感到太静了。
 
  这天晚上,他想玉小姐了。
 
  可玉小姐始终没来电话,对面的别墅也没亮灯。
 
  良想,这玉小姐会去那呢?和她老公回港了吧。
 
  真是想谁谁敲门,良的手机响了,是玉小姐打的,良激动有些说不出话来, 是,是你,是你。
 
  玉说,狗奴,不,经理助理可好?良说好好。
 
  玉说,好就行了。
 
  良怕玉放电话,忙说,玉小姐,玉姑奶,我想你。
 
  是吗,那影姐哪?她不来这里了。
 
  玉说,啊。
 
  良忙说,你现在来吧。
 
  这?我在表姐这。
 
  良发出乞求声,来吧玉姑奶,我真的想你了。
 
  玉说,好,我来,可你还是我的狗奴吗?良说是,是。
 
  玉说,好现在就去。
 
  良在复式楼上下走动,他等待玉小姐来。
 
  他自已都说不清是爱上这没文化的玉了,还是爱她轻微虐待。
 
  玉进来,象刮一阵春风进来。
 
  良都没看清玉穿什么色的衣服就跪在玉面前。
 
  双双抱着玉的腿说,你可来了。
 
  玉说,不让我坐下?是,请玉姑奶坐下。
 
  又转身取一双半高跟拖鞋,跪在她脚下,轻轻为她换下旅行鞋,才抬头认真 看玉。
 
  玉头梳马尾吧,上身穿紧身衣,勒的乳房巩起,腰显的更细,下身紧裤绷着 丰满臀部。
 
  实足一个性感青春女性。
 
  良高兴的捧起玉穿丝袜的脚就舔起来。
 
  玉被舔的高兴,说,我和姐去游玩两天,这可是两天没洗的袜子,臭吗?香, 香。
 
  玉说,那我脚更香了,你不闻?是,是。
 
  良忙为玉脱去丝袜,又舔起她脚趾来。
 
  被旅游鞋捂的更白,发出酸臭脚趾刺激良委缩的生理神经,他起来了,良在 激动,他知自已没病没有失去男人的根。
 
  他狂舔,狂吸玉的每一根脚趾。
 
  玉也被良疯狂的舔吸所带头,她的一支脚伸向的下边。
 
  良抬起点说,玉我想上床。
 
  玉说,你驮我去。
 
  是,良双手扶地,玉起身骑在良的后背上,说,驾。
 
  良快步驮着玉爬上楼进了卧室。
 
  玉下来拉着良说,狗奴,为我脱。
 
  是狗奴这就为你脱。
 
  良站起为玉脱去上衣,跪下为她脱去下裤,并把玉的内裤叼在嘴上,抱起玉 就到床上。
 
  一阵急风暴雨,良泄了,玉也泄了,两人都达到了峰。
 
  良起身跪在玉的两腿之间狂吸起来,玉没洗澡的气味,和他自已的气味又冲 击良,良又一次压在玉身上,插进去。
 
  玉发出欲死欲仙的喊叫,双拉着良的头发左右猛摇。
 
  良终于倒在玉的身上,玉也从欲仙中清醒说,狗奴,你弄痛我了。
 
  良起来跪在床上说,玉姑奶,我爰你,我一辈子做你的狗奴。
 
  玉也笑了,用脚抬起良的下巴说,狗奴,我也爰你。
 
  良双手捧着这支脚边舔边说,玉姑奶,我们天天在一起,天天舔你的脚。 
  玉双手支着头问,那影姐能同意吗?你可签了两年合同。
 
  这?良从兴奋中低落下来,说,不知道,又问玉,你香港老公呢?那混蛋, 给我一大笔钱不回来了。
 
  良问,那别墅呢?是租的,到期了,我住在姐那。
 
  良点点头,那更好,再等七八个月,合同期一到,你就到这里来住。
 
  玉看着良舔脚趾说,你们男人都喜新厌旧,七八个月后还不知你又在舔那个 女人的脚呢。
 
  不会,玉,不会。
 
  哼,玉说,你要真是舔别的女人,我也要找人罚惩你。
 
  良说,好,一言为定。
 
  玉说,我两天没说澡了,你驮我去浴室洗洗。
 
  是,玉姑奶骑上狗奴。
 
  玉骑上良说,狗奴,驾。
 
  良与玉相拥着深睡一宿,直到第二天上午10点半才醒。
 
  良跪起来深深吻玉一口说,我们今天怎么过?玉说,我饿了。
 
  良说,我们到酒店去吃。
 
  可我没有换的衣服呀?良沉思一下说,这有影部分衣服你先试试。
 
  好,抱起玉,光身下床,打开影装衣服的柜子。
 
  玉发出啊的一声,衣服真漂亮,不知合身不。
 
  良说,她衣服有的是,你的身材和她差不多,只是腰比她细,先挑一身试试。 
  玉拿起一套兰色的套装一试,良说真合身,就是它了。
 
  玉说,那鞋呢?这身衣服与旅游鞋不配。
 
  鞋,有,说着打鞋柜,拿出一双白色露趾的半高跟鞋说试试。
 
  玉说,你不为我穿?良笑笑说,穿穿,我是你狗奴吗,就跪下,抬起玉的一 支脚为她穿上,玉一手扶着他的头,一边用穿鞋的脚踩地几下说,有点肥,也可 以穿。
 
  良跪着抬起头说,还是玉姑奶的脚娇小呀。
 
  说着为她换上另一支鞋后站起来。
 
  玉双脚踩地转一圈。
 
  良说,玉,你真美,你香港老公怎么舍的你呢。
 
  玉小姐说,我文化不高,是花瓶,看多了就贰了,不知你这狗奴能喜看我多 久。
 
  良没有直回答说,我们走。
 
  良也穿上衣服,在玉面跪下说,骑着我下楼。
 
  玉说,你抱我吧,省得把你裤子磨破了。
 
  良对玉深解人意一句话感到高兴,抱着玉下楼,边走边吻玉的嘴。
 
  他们饭吃的很香,玉轻声说,狗奴,送我姐那,一天没回,她会想我。 
  良说,你们是同性恋吗,一天没见就想。
 
  玉说,你要挨嘴吧了,那是我表姐,也是大学生呢。
 
  当初是我赞助她来打工的,可她现已是一公司部门经理了。
 
  良听了,问,漂亮吗?玉说,狗奴,你又打什么主意,我表姐可厉害了,狗 男人怎么都这样好色。
 
  良说,我还没见呢,怎么好色了?我只是问问。
 
  良送玉到她表姐那。
 
  她表姐住在公司宿舍,因是部门经理,住的是单间。
 
  玉让良坐下,她的表姐也坐下,不等玉介绍,她就问玉,这就是你说的狗奴。 
  玉抱着表姐说,姐,他已是总经理助理了。
 
  是吗?那经理助理可好?良被这不冷不热的话有些震住了,他细看这女人, 长的确实漂亮,不愧是和玉是亲表姐。
 
  一身室内穿的休闲服遮不住她苗条的身材,看上去比玉要高一些,皮肤比玉 要黑一点,可气质要比玉高,不愧是大学毕业。
 
  良从心里有些畏惧,可好奇心又撞击他,他回答说,好,经理可好。
 
  玉说,我姐叫丽经理,没礼貌。
 
  是,丽经理好。
 
  丽经理没回答却对玉说,玉,吃饭了吗?是狗奴请的。
 
  良脸色有些红,他觉的不能呆了,再呆不知玉还要说什么,就站起来说,丽 经理,那天我请您,我回去了。
 
  丽经理坐着没动说,只要良助理有时间请,我一定去。
 
  这不重的话让良更不好意思,良想,这玉小姐可能早就把他的情况告诉她了。 
  忙说我走了。
 
  丽经理确实早就听玉说了,所以对良有些看法,这么贱的男人有什么值的想 的,不过对玉介绍说他跪舔玉的脚趾后,她如何如何好受又引起性高潮到是很感 兴趣,听了多次到产生更想听的意念。
 
  八影又是几周没招良去别墅。
 
  良与玉又相见几次。
 
  今天是周末,影没叫良去,良忙给玉打电话要约见,玉却说,今天表姐心情 不好,想陪她,不去了。
 
  良有些失落感,放下电话呆呆看着屋顶想,丽经理心情不好,那我去看看不 妨吗,想着又给玉打个电话问,有什么办法让你表姐高兴?玉笑了,她还真不知 如何让姐高兴。
 
  忽然玉说出一句话,表姐到是愿意听你舔吸我脚趾的事。
 
  良说,什么,你都对她说了。
 
  玉说,这有什么,她是我表姐,你不高兴就拉到,我放电话。
 
  良忙说,我高兴,玉姑奶,别生气。
 
  玉说,那你就到这来舔我的脚趾,让她高兴,拍,电话撩了。
 
  良拿着一会才放下。
 
  去,他真不好意思,不去,玉不高兴。
 
  我这是何苦给玉打电话呢。
 
  玉不来,这一晚我真寂莫。
 
  去吧,反正丽经理什么都知道了,见见这美女也是好事,想着开车就去了。 
  良一进去丽经理的房间,玉和丽经理相对坐在沙发上。
 
  丽经理还抽着烟。
 
  良站在屋内双手互搓着看着她们。
 
  玉翘起一条腿说,狗奴你到底来了,还不跪爬过来?良看看丽经理,丽经理 把烟灰在烟缸弹弹,没说话。
 
  良只好跪下,慢慢爬向玉,在玉面前跪下。
 
  玉不高兴说,还说当我一辈狗奴,当着表姐的面,跪爬这么慢?你不愿意可 以滚回去呀,谁让你来了。
 
  又从丽经理的烟盒中也抽出一支烟吸起来。
 
  良想,这玉是不抽烟的,现在也抽了,看来她真生气了。
 
  忙说,对不起,玉原谅就,就跪爬一步,伸出手从玉翘起的脚脱下半高跟拖 鞋,轻轻放在地上,用嘴舔起玉的脚趾了。
 
  玉侧脸对丽经理说,姐,你不知原来景秘书对他可凶了,每天都让他用高跟 鞋自打几十个耳光,还用烟头烧他,还逼他喝尿呢。
 
  丽经理说,你没让他喝过?没有,对,我今天考验考验他,是否真想做我的 狗奴隶。
 
  说着,放下脚,就去浴室取一盆来,放在地上就撒一泡尿。
 
  对良说,你喝下去。
 
  良还疑一下,还是爬过去,捧起盆就把尿喝下去。
 
  玉坐下笑起来说,狗奴,你还听话,是影秘书说的是奴隶让他干什么就干什 么,你去淑淑口,为我表姐舔舔脚。
 
  良抬头看看丽经理,只见丽经理看他却不说话,知她是认可了,就起身去浴 室淑口,回到丽经理面前跪下想抬她的脚。
 
  可丽经理移一下脚,又抽一支烟,开口说话了,良经理,你是我表妹的狗奴, 你跪爬去舔她的脚,我是她表姐,舔我的脚就走过来吗,这不礼貌呀。
 
  良想,这丽经理真是厉害,今天我是进女狠窝了。
 
  忙说,对不起,就起身走到浴室门跪下,快步爬到丽经理脚下。
 
  玉说,姐,这狗奴爬的挺快呢。
 
  丽经理翘起脚。
 
  良轻轻脱下这支脚上的拖鞋,就想舔。
 
  丽经理说,袜子也脱。
 
  良又轻轻脱下这支脚的袜子,用嘴舔起她的脚趾来五
 
  良陪夫人整整七天。
 
  他领教了夫人虐待男人的各种手法。
 
  还好,她没有破良的脸,只是良布满全身的伤痕三个月才消失。
 
  影秘书也随夲三总经理和夫人回日夲,三个月后影秘书才回来。
 
  玉小姐也随香港老公去新加波末归。
 
  这是他宁静养身的三个月,到是让良有些寂莫,他想玉了,又怕影秘书早归。 
  这又是一个睛朗的天。
 
  上午接到影秘书的电话,晚上要回到复式楼。
 
  下午良没有到公司,坐在沙发想事。
 
  看来宁静的三个月要过去了。
 
  不知影又如何对待他。
 
  良收拾好室内卫生等侍影的回来,可直到十一点影没回来,他像锅上的蚂蚁 在房内乱窜。
 
  十二点,一阵电话声到让他思绪静下来。
 
  是影的声音,让他立即到总经理别墅。
 
  良略感吃惊,没敢问,忙答到是。
 
  立即驱车赶到。
 
  总经理别墅他去过两次,离公司不远,但又与公司员工的住地不在一起。 
  心里七上八下的良把车开进别墅急奔进屋。
 
  一进门厅就见影秘书头梳披肩发,身上红睡衣,脚穿半高紫拖鞋,一手搭胸, 一手叼着烟站在楼梯下。
 
  良忙跪下说,狗奴到。
 
  影秘书说,爬过来。
 
  是。
 
  良连爬几步到她脚下低下头。
 
  影秘书用脚抬起他的下巴说,上楼。
 
  她转身走上楼梯。
 
  良尾随她爬上楼。
 
  进了卧室,影秘书坐在有虎纹皮垫的椅上。
 
  良跪在她脚下,用眼斜上看她。
 
  影秘书脸上有些红晕,喷出的烟气带酒味,头发有些湿,这是刚洗浴过。 
  影秘书用脚抬起他的头说,张嘴,把一节烟灰了弹在良嘴里,问,斜眼看什 么?良说,没有。
 
  影猛踢良下巴说,脱光。
 
  良忙三下五除二脱光全身跪下,把头深深低下。
 
  影秘书站起身,围良转一圈,又坐下说,抬起头。
 
  良抬起头看着她。
 
  良觉得影比三个月前又漂亮多了。
 
  红晕的脸配上细细加黑上挑的眉毛。
 
  这是纹眉了。
 
  红红的嘴唇加重了。
 
  光裸的脚趾甲紫的发亮。
 
  这是影秘书在日夲又修整了。
 
  良只觉得影秘书美的妖艳。
 
  影秘书看出良的反应,心里在高兴,可脸却沉下来问,三个月养的可好?是。 
  确实是好了,夫人给你身上留下的痕迹不见了吗?是。
 
  影说,那我得给你留点。
 
  说着,把烟头压在良的肚脐眼里。
 
  良疼的双手捂着,眼泪也流下来。
 
  影秘书记却两手梳着头发说,把烟头吃下。
 
  良流着眼泪说,是,把烟头取下放在嘴里吃下。
 
  给我舔脚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08-23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