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香蕉免费网站在线观看,(www.a002.net)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亚洲av,国产av,欧美激情,大香蕉官方网站,打造绿色无毒的成人电影网站!
大香蕉免费网站在线观看,(www.a002.net)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亚洲av,国产av,欧美激情,大香蕉官方网站,打造绿色无毒的成人电影网站!
首页  »  家庭乱伦  »  [搞上了18岁的表妹和26岁的表姐](完)作者:蛙石
[搞上了18岁的表妹和26岁的表姐](完)作者:蛙石

提示:为了防止域名被墙找不到我们,请记住右上角的地址发布页!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0608 
 

  一躺旅行过後,我居然跟她们发展了超过表亲的关係…
 
  先说一下我的家族,我妈是她三姐妹中最大的,表姐是第二的女儿,表妹第 三,所以她俩不是姐妹。
 
  表姐希旼是娇小玲瓏的美女,大约才150CM上下,胸部却不小,我想至 少有D。年幼时每年亲戚聚会我都会跑去黏着她玩,就因为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子, 连小学生的我都被迷倒了,一直暗恋着她。不过现实是殘忍的,直到她长大结婚 了我都没表白过。或者说没勇气?但至少社会层面上不告白是对的。总之,初恋 就是她,而且我心底裡一直都没放下过。
 
  至於表妹小宜…要令部份冲着18而来的人失望了,她平庸太多了。身材样 貌不算差但也不叫好,长处除了会自动自觉读书这种只有她老妈才会在意的优点 之外,就要说服装了,明明是书呆子模样却老爱穿暴露的小背心加热裤。本来我 一直没在意她,她却在最近几年突然亲近我,亲戚聚会一定要坐在我身边,害我 眼睛都不知道放哪去了(最近问起才知道,原来她只有在有机会见到我的时候才 穿那些衣服的,这个早熟的小妮子…)。另外,表姐看着小宜出生,也经常照顾 过她,所以两人的感情很好。
 
  我?阿宅,22岁处男,超好色,没了。
 
  总结就是,表妹喜欢我,我喜欢表姐(至於表姐,实在有点複杂…)
 
  废話前题说完了,现在要说重点。(为了避免文字上的阅读困难,我会将表 姐称表姐,表妹称小宜)
 
  話说我家家族老爱搞些甚麼旅行团,每隔一段时间就总是要全部有血缘关係 的人一起飞,所以有机会跟她们两人一起到内地玩四日三夜(地点就算了,不重 要)。而今次表姐夫更突然因工作而无法前去,间接令我得到了接近表姐的机会。 
  这不是旅遊小说,一切省略,重点事情在旅馆内发展。
 
  我自己一个住在套房内(我爸每次旅行都要带妈哥姐在外面混到凌晨两三点, 而我十二点不睡就想死),大约是十点半吧,手机WHATSAPP收到了讯息。 
  表妹小宜:「我在你房门前,有話要跟你说」
 
  用小头想都知道她想告白了,无论如何,我觉得至少要明确说出自己对她没 甚麼感觉,於是就打开门了。
 
  「怎麼还不睡?」对不起,是很老套,但我也想不到这种时候能说甚麼. 她 没回答,直接走入了房间并关上了门,然後坐到床上说:「你其实没发觉我的想 法吧?」你以为我是真这麼笨吗?
 
  「甚麼?」
 
  「其实我喜欢你。」
 
  这是22年来第一次有人向我告白,我不禁心跳加速。虽然说我不算喜欢她, 但被告白的感觉还是很爽啦。
 
  「…你是我表妹,还记得吗?」
 
  「所以你对我有没有感觉?」
 
  「没有。」
 
  「但是我有,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我只当你表妹,而你实际上也是我表妹。」
 
  「不论你爱不爱我,我都想跟你一起。」那你问我有没感觉幹嘛?
 
  「…再说一次,我们是表兄妹。」
 
  突然,小宜站起来走向我,在我反应过来前吻着我。我是有想过推开她,但 男人嘛…
 
  她吻了近一分锺才肯放开我:「你为甚麼不反抗?」
 
  我无話可说,在心态和理性上我是想拒绝她,但暴露的衣服和女人香却一直 诱惑我的兽性。
 
  「我知道你还是有点喜欢我的,表哥。」
 
  「…别闹了,我们是没将来的。」
 
  「我不在意。」
 
  她居然撩起了自己的小背心,一下子没穿胸围的小胸部就出现了。
 
  脸色发红的小宜用另一隻手摸我的脸:「我今次会来找你,已经下定了决心。」 
  好啦,野性将我的理性撕得七七八八,裤襠裡的东西也起立了,相信我的脸 也一定超红。作为最後的挣扎,我只能无力地说:「你…没必要这样啊…」 
  「有的。」
 
  相信是看出我放弃抵抗吧,小宜俐落地脱了上衣,拉起我的手揉她胸部。虽 然有点小但挺有弹性的,脑冲血的我已经没资格说她了,现在我想的跟小宜一样: 很想做。
 
  理性断掉後,我立即低下头吸吮起她的胸部,手也不停摸她的背和屁股。她 开始一边脱下裤子,一边逐步退後,退到床边倒下去後,下身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来吧,表哥…」
 
  明显的,这是最後的分水岭,只要我真脱了就不能回头了。但事态发展至此, 我这装满A片的好色大脑哪管哪麼多?完全没思考地,我脱了。稀疏的毛髮跟一 条缝,男人的梦想。
 
  我也脱下衣服和裤子内裤,将隐藏了22年的东西拿了出来。此时小宜突然 叫停我:「等等!」
 
  「後悔了?」
 
  「不…」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是第一次…」
 
  「…我也是。」
 
  小宜一面惊讶地望着我:「表哥也是!?」
 
  「我从未交过女朋友…」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现在第一次就是跟表妹… 我真不知道该说甚麼. 「…呵呵,我们果然是注定的…」
 
  我完全不觉得这跟注定有甚麼关係,不过小宜似乎很高兴,将我揽得紧紧的。 我也忍无可忍了,一把吻着小宜,一挺腰!
 
  「唔~~~!」
 
  幸好我有先见之明,将她的嘴堵着,不然我想这下尖叫一定要惊动其他人了。 
  「唔…唔唔~~」
 
  为了舒缓她的痛楚,也因为我A片看太多超想这样做,我跟她舌吻起来,希 望用快感冲散痛觉。
 
  「唔…嗄…嗄…」
 
  看来奏效了,小宜也主动按着我的头跟她吻,我俩吻了很久,直到她终於放 开我的头为止。
 
  「可以了,表哥…其实没想像中的痛…来吧…」
 
  看到小宜红红的脸颊上有一滴泪水,我忍不住亲了一下。刚才进去时立即就 吻,完全无视了东西的感觉,现在一动作,我就感受到不断的挤压,而我则正努 力排除万难地向上衝. 到达顶点後,我用最慢的速度开始锯木。
 
  「嗯…啊…表哥…」
 
  实在是难以形容的感觉啊,要说爽度的話说不定打手枪更爽,但看着眼前的 女孩随着自己的动作而摇晃,听着她在呻吟,嗅着她的体香,感受着两人逐渐升 高的温度…这些都是坐在冷气房间看A片打手枪没办法体会的。
 
  我开始不遗餘力地享受她的肉体,嘴巴不是舌吻就是舐着乳头,手也闲不下 来一直乱摸,由胸部到小腹,还揉了一会她的小缝。
 
  「啊、啊啊啊~~好棒~!表…表哥~!」
 
  看着她也被我摸得高潮迭起,我也有点惊讶A片学回来的知识居然这麼管用 …几乎将她的全身都玩弄过一遍後,我的腰也开始累了,东西也开始忍不住,想 爆发了。
 
  「小宜…我来了。」
 
  「表哥…我今日是安全期…放心来吧…」
 
  对喔!色慾薰心的我居然没想到避孕的问题!不过还真幸好,居然碰上她的 安全期。
 
  「真的?」
 
  「嗯…所以我才挑这天来找你…」
 
  原来如此…想来这小妮子应该没疯到想怀上我的孩子的,应该可信。
 
  有了免生金牌,我开尽马力,不断的猛衝!
 
  「啊啊~啊!啊啊啊~!」
 
  呜,来了!我瞬间低下头吻着小宜!
 
  「嗯~~~!」
 
  啊…出来了。
 
  我紧抱着眼前的小人儿,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享受最後的餘韵。直到完全 消失,我才鬆开我和她的口。
 
  「嗄…嗄…」
 
  「表哥…我爱你…」
 
  「小宜…」
 
  激情过後,我们的体力都见底了,小宜说完後很快就昏睡过去,而我则依依 不捨地抽回我的东西。
 
  完全脱离女人魔性的地带後,我才缓慢地清醒过来,认清自己上了自己表妹 的事实。
 
  「我…真的幹了。」
 
  後悔、恐惧、慌张、内疚,各种应有的情绪都迅速地闪过,最後留下的却是 责任。
 
  虽然说是她主动引诱,也不给我拒绝的机会,但无论如何做都做了,自己也 应该面对现实,好歹要思考一下将来的路要怎麼走。
 
  看着裸睡的小宜,我嘆了口气,男人真的不可以太急色啊…
 
  隔天早上,我用「她来到我房间找我谈話,发现没带锁匙卡,因为懒得走去 叫人开门,就干脆睡我那裡了。」为由,成功骗过所有亲人。幸好小宜虽然主动 引诱我,也明白这种事不可以公开,不然天知道我会不会被她妈阉了…
 
  第二日行程再省略,去到第二间旅馆睡了,我还是一个人住,不过小宜肯定 又过来吧,明天还可能掰甚麼理由呢…
 
  结果事情出乎意料,小宜打电話给我叫我帮忙:表姐希旼喝醉了,现在倒在 她的房门前,叫不醒也拉不动。
 
  我立即赶过去,帮忙将一身酒气的她搬到床上。之前说过表姐是个美女,抱 着一个大美人当然少不免会多瞄几眼啦,尤其是那双D…
 
  「表姐到底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刚才经过时她还跟我打招呼,怎料一转头她就倒下了!要不 是她倒下前一刻刚好开了门,我也不知道怎样处理呢。」
 
  「刚好开了门?但用锁匙卡的锁可是要把卡对準那条超幼的缝啊?连我也偶 然会对不准,喝到会倒下的程度还能办到吗?」
 
  「咦?」
 
  在我发觉不对劲的时候,表姐突然坐起来了!我俩都同时吓一大跳。
 
  「对,我装醉的。」
 
  我的心立即凉了一大截,怎样想都跟昨晚的事有关啊!
 
  「表姐你找我们有事?」不说話就是心虚默认,我决定装傻到底。
 
  「小宜,你妈已经知道了。」
 
  小宜倒抽一口凉气。
 
  「骗你的。果然你们做了吧?」
 
  原来是坑人的!可恶,小宜年轻没见过世面,一下子就被翻底牌了。
 
  「男人都是一个样…」
 
  在我搞不懂表姐在说甚麼时,她勾勾手指,示意我过去。
 
  走到她身边後,表姐木无表情地瞪着我:「你不是一直暗恋我吗?移情别恋 了?」
 
  我吓到有点脚软,同时脸也很快热起来,原来她早就知道了…小宜则惊讶地 轮流望着我和表姐,不过很快平复下来,大概是想到表姐的美貌,觉得这不足为 奇吧。
 
  「我和小宜都是你的表亲,为甚麼你敢跟她做,却不敢跟我告白?」
 
  「不关表哥的事!是我主动的!」小宜开口澄清。
 
  「我知道,他怎会有那个胆量?你每次见到他都会跑去接近他,而他这麼被 动,谁主动我会想不到?」
 
  「…」
 
  见小宜没再说話,表姐转向我:「到你了,色鬼,年轻女孩的滋味如何?」 
  「我…我不…我只是…」
 
  在我支支吾吾的期间,表姐一把扯着我的衣领,将我摔上床上,连带小宜惊 叫了一声。
 
  「如果你否认,我会更加看不起你。」
 
  唉…这句話真令我心痛。从表姐知道这件事开始,我就要看着自己暗恋的人 逐步质问我、逐步鄙视我,我真的很想哭。
 
  「…对,我做了。是我的责任。」
 
  「嘖…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只要有丁点诱惑就连爱着谁都忘了!你们一点 都不会珍惜吗!难道就没想过一心一意的对待我吗!为甚麼要找另一个!」 
  「表姐你在说甚──」在我几乎脱口问出时,我很快就整理出来了。「表姐 夫他…」
 
  「…」表姐沉默了很久,才鬆开我的领口再问我:「老实回答我,你现在是 不是还喜欢我?」
 
  「咦?」
 
  「答。」
 
  「…对,一直都是。就算你嫁人了我还是喜欢你。」
 
  我不知道小宜听到会怎样想,但我不想瞒她。
 
  「听到了吧,小宜?你是怎样看管男人的?居然让他喜欢上自己以外的人?」 
  「我…就算如此,我也不会放弃!表哥是我的!」
 
  「是吗?喂,色鬼,现在我要你陪的話,你选陪我还是陪她?」
 
  这问题是甚麼意思?还没意会过来小宜就跑过来拉的手:「不行!表哥,就 算你选她我都要黏着你!我要留在你身边!」
 
  正当我有点讶异於小宜居然疯到这个地步,表姐却说了句意想不到的話: 「既然你这样说,你就留在这吧。」
 
  接下来,表姐居然开始脱起了衣服!
 
  「现在我就在你面前跟他做,我倒要看看你会怎样。」
 
  裸着上身的表姐一手将我压到胸部,另一隻手则伸进我的裤头,把玩我的东 西。老实说,梦寐以求的美女主动挑逗我,真的爽到不行。问题是虽然我对小宜 说不上有爱情的成份,但总算有过一夜情,我不想让她看着我跟另一个女人做。 
  「表姐…这样不──」
 
  「你不会想跟我说甚麼伦理问题吧?明明都跟她做了。」
 
  被胸部遮掩着视线,我看不到小宜,相信表情一定极之难看吧…突然被一般 拉力拖离胸部,原来是小宜,紧接着她吻过来,甚至主动跟我舌吻,就是不让我 说一句話。
 
  好一阵子,她终於放开我,但没有看着我而是看着表姐:「你说得对,我不 能让他喜欢上自己以外的人!」
 
  表姐只哼了一声,也贴上来跟我舌吻…老天,我真的爽到快中风了。
 
  虽然表姐的口裡有强烈的酒味,令我有点不适,但经验果然不同,表姐吻完 之後还故意伸舌慢慢离开,牵出了十分色情的丝,极具煽情作用。看到这种挑逗 场面,小宜也脸红起来,过了一会,下定决心一般脱掉我的裤子,并把面贴上去 …不!等等!
 
  「不行!」
 
  紧张之下我大声的喝止她,连带两人都吓到了。
 
  「小宜,你…你不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啊…」
 
  在这一刻,我必须承认自己很虚伪,因为我阻止她的原因其实是我很喜欢舌 吻,而我不想一个跟我口交过的女人跟我舌吻…男人都懂吧?
 
  原本想说一句好听話来遮掩自己的醜恶,没想到小宜居然流眼泪了。
 
  「表哥…我知道我不及表姐美,一定争不过她,但…我真的不想失去你…所 以只要你高兴,无论是甚麼事我都会做…」
 
  「我──」男人最怕女人哭,我也一样。在脑袋一片混乱之际,我竟然脱口 而出:「好啦!我答应绝不会离开你啦!」
 
  「…真的?」
 
  「真的啦!」
 
  小宜终於破涕为笑,在我放下心之後才想清楚自己说了甚麼…而且我居然白 痴到忘了表姐的存在。
 
  「你不离开她,那我呢?」表姐贴上来抱着我手臂:「你到底是不是喜欢我?」 
  「表姐…」
 
  唉…我该怎麼办呢?被两个女人争的情景出现在自己身上,我有点脱离现实 的感觉。
 
  「表姐,我绝不要离开表哥,就算他眼中只有你也一样。」
 
  「…你想说?」
 
  「一起来吧。」
 
  一起来?不是吧?
 
  「…太便宜他了吧?」
 
  「我宁愿这样。你呢?你肯不肯跟别的女人分你的男人?」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以退为进!表姐夫外遇就是说表姐要跟别的女人分他的 男人,现在再来一次她一定拒绝的!
 
  ──但,我再次明白自己猜不透女人心。
 
  「…如果是你也不是不可以,总比是不认识的女人要好得多。」
 
  「就这样说定了,以後表哥是我们两人的。」
 
  我真傻眼了,不是吧,真的3P?结果表姐并不在乎跟别人分?而小宜也根 本没想这麼多,真的单纯想一人一半?
 
  表姐用行动解答了我──她翻找房间的抽屉,找了一个保险套丢给我。 
  见我一脸茫然,表姐板起脸孔:「你不是想让我们怀孕吧?」
 
  「不、不是!我只是没想到旅馆有这东西…」
 
  「不是每间都有,而且要收钱的。」
 
  不愧是老经验的社会人…我乖乖戴上它,而表姐推了小宜一把:「让你先吧。」 
  小宜一边脸红地盯着我戴上保险套的东西,一边脱下衣服,然後爬上床趴在 我身上。这个姿势好像是叫骑乘式?我也不知道,总之她跪坐在我跨下,在上面 把我的东西放入去。
 
  「…嗯~!」
 
  听到她娇媚的一声,我也立即精虫上脑了。不断抚摸她的头髮、胸、腰、屁 股,嘴巴当然是我最爱的舌吻。
 
  「唔…嗄啊…啊啊啊~」
 
  我放开了她的嘴巴,舔上了耳垂。本来是一时想起的调情手法,没想到这正 中小宜的敏感点,下面立即缩得超紧。万幸我刚好停得住,只差零点几秒险些精 关失守。
 
  一直在旁看着的表姐问我:「射了?」
 
  「不…差一点就…」
 
  怎料表姐听後居然贴近小宜,舔耳垂加捏乳头!「啊~」伴随着媚叫和收紧, 我经不起第二次考验,还是射了。在陷入无的状态时,我感觉到下面有暖水流出 来,看来小宜高潮了,上次都没这种感觉呢。
 
  我俩还贴在一起喘息,享受着殘存的餘韵,表姐却拉起小宜放到床上,害我 突然有种空虚的感觉。
 
  「到我了。」
 
  二连战?对啊,我居然没思考过自己要应付两个女人,刚才只顾着爽不遗餘 力…
 
  「我…」
 
  「不想就以後别想了。」
 
  「我想!」
 
  表姐坏坏的笑了起来,害我察觉到刚才那根本是发情猴子的发言…
 
  「不想我冷掉的話,」表姐躺下来摆出了很诱惑的姿势,让她下面一览无遗: 「知道要怎样做吧。」
 
  看到这麼刺激的豔丽场景,原本消退的色心又被挑起了,我情不自禁的贴上 她的下身,伸出舌头舔着她。别问我味道,虽然我不介意「服侍」女性,但可以 的話我还是不想记起。
 
  「嗯…那就对了…」
 
  看来我「服侍」得不错,表姐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腿也不自觉地夹紧我。 满脑子A片的我觉得光是舔好像不够,於是手指也加入战团,不断撩拨着她的小 缝。
 
  「嗯…啊…做得不错…呵呵…」
 
  随着呼吸微微晃动的大胸部也在诱惑我,我留下手指独自应战,另一隻手和 嘴巴贴到胸部开始按摩。
 
  「嗄…嗯…嗄…」
 
  吸吮了一会,我改变方式,一会用舌头上的凹凸轻力慢慢磨擦,一会用牙齿 轻轻咬着,我感受到表姐也随之有搔痒般的空虚快感和强烈的刺激感。
 
  「唔~!嗯…嗯~」
 
  表姐的喘息声开始变大,我也休息得差不多了。我停下手,挺腰突出再度硬 起来的东西:「表姐…我可以了…」
 
  「…进来吧。」
 
  得到了允许,我把东西对準,缓慢地入侵表姐的身体。
 
  「…啊…」「…啊…」
 
  我们同时轻叫出声。表姐身材娇小,下面比小宜还紧緻,一进入就带来极大 的快感。不过由於我之前已经射过一次,敏感度下降了不少,倒也不至於早泄。 
  我轻力地摆动着腰,左手揉着表姐的胸部,右手抚摸她的腰。不过表姐虽然 很紧,但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反应,不知道是她经验丰富还是我经验不足?总之为 了满足男人的虚荣心,我要全身摸索表姐的敏感点。
 
  可是我才刚把面贴近表姐,她就用手抵着我的额头:「别想征服我,处男。」 然後用另一隻手摸向我的…袋子!时而轻柔时而粗鲁地揉着,就像我刚才对她的 乳头一样!
 
  「嘿嘿…怎样?」
 
  这、这招真是太犯规了,亲身体验才知道它的威力,我还妄想自己很会调情、 迷倒了表姐…我真是白痴。昨天才破处的处男果然敌不过已婚人士,就算射过一 次也很快有衝关的感觉,再下去我真的会忍不住!
 
  既然怎样也避不过,我就豁出去了!一手捉着表姐抵着我的手,一把吻下去, 至少用我最爱的舌吻加中出来了结!
 
  「啊!不要──唔──!唔~」
 
  我贪婪地吸吮着表姐的舌头,两手环抱着她,下半身逐渐加快速度。没想到 表姐除了刚开始有点抵抗外,下一秒则抱着我的头,还意外抓了我的脖子一下。 痛楚令我有一刻停顿,表姐居然立即夹紧双腿,对我施以重压!我再也忍不住, 射出了今日第二发。
 
  脑袋空白一片,但仍感受到表姐的舌头在我口裡搅拌,不肯放手,我也乐於 跟她接吻,至少吻了三分锺才停下。
 
  「…大色鬼,我才不怕你来硬的。」
 
  「表姐…」
 
  才刚抽出舌头不久,我就忍不住再吻下去,不过今次只是吻在嘴唇。
 
  「我真的很喜欢你…表姐…」
 
  「…想好小宜的事再说吧。」
 
  唉…说得对,说得太对了。
 
  小宜在脱离我不久後就睡着了,看着她的睡脸,我也开始苦恼起来。原本只 是表哥和表妹的问题,现在连表姐都参一脚,情况变得超複杂的。
 
  「别发呆了,你还压着我呢。」
 
  「啊,对不起…」
 
  依依不捨地抽出我的东西,拿下保险套後,头就开始昏沈了。一看挂锺,原 来已经凌晨一点,我竟然撑过了自己的时限。
 
  也许是看出我周公来袭,表姐退离中间位置,并拉我躺下床:「我们的事要 很长时间去商量,现在先睡了吧。」
 
  没错,我真的需要睡了…
 
  醒过来时,天还未全亮,趁着没人发现我起床回到自己房间,等所有人醒过 来才装作一觉睡天光的模样集合。小宜又睡在其他人房间,她妈开始有微言了, 不过这次是在女生房间,所以也没嘮叨多久就了事(喝酒的事没说,相信表姐也 不想别人知道的)。

   行程第三日,略。
 
  晚上,今次小宜不敢来了,我们约好回去後再温存,因此今晚真的是一个人 的夜晚。
 
  原本以为是这样…
 
  WHATSAPP收到了讯息,是表姐。
 
  「过来」
 
  真是言简意賅. 立即冲到她房门前敲门。表姐也很快开门,我没说一句話就 进去房间了。
 
  「小宜真是爱你爱得要死呢。」
 
  关上门後,表姐突然没头没脑的丢出这一句。
 
  「怎麼说?」
 
  「今日我偷偷问过她,难道真的将昨晚的事当真,要跟我分老公?结果她居 然说只要留在你身边就足够…真不知道该说浪漫主义者还是时代变了。」 
  嗯,虽然我有点吃惊自己迷得小宜这麼要紧,但想到她正值恋爱比天高的青 春期,就觉得其实很普通。
 
  「因为她还年轻吧。」
 
  「对,她太年轻,你也一样太年轻了。」
 
  「我?」
 
  表姐突然用严厉的眼神盯着我。
 
  「表姐…?」
 
  「我问你,如果没有小宜,你打算跟我一起?」
 
  「…是。」
 
  「你经常强调喜欢我,但不好意思,我并没有喜欢你到这程度。要我选你做 我的老公,还差一段距离。」
 
  「………这种事,其实我知道的。」
 
  表姐对丈夫外遇相当愤怒,是因为她真是真心爱他。这点我在当时表姐的婚 礼上,她露出的幸福笑容令我相当明白。
 
  而我,她没有愤怒,甚至乐於3P。
 
  「纵然如此,你还是选择我吗?」
 
  「是。」
 
  表姐再次抓我的衣领:「听着,就算我会选择你,也是因为我想找一个爱我 的人,而不是我爱的人。纵然如此,你还是选择我吗?」
 
  「我很清楚。就算如此,我也是喜欢你。」
 
  表姐盯着我很久,才嘆了口气。
 
  「…白痴。」
 
  说完这两个字,她就吻了上来。
 
  我仍未搞清楚甚麼事,表姐就放开了我。
 
  「选择一个你爱的人,不一定会幸福的…你看着我还不清楚吗?」
 
  明明是一副责备我的面孔,但我看到表姐眼眶却有小小的泪光。虽然不能準 确说出来,不过我已经感受到她的心情了。
 
  我轻轻把她的头抱到胸口,因为我知道她不喜欢在他人面前哭:「不是这样 的,表姐…你只是不幸选中了不值得爱的人,但我知道你是值得的。」
 
  「…」
 
  「就算我没资格做你的丈夫,也请让我留在你身边。」
 
  表姐缓缓地摇头…不,她是在用我的衣服擦眼泪。
 
  「…说够了,我不用你安慰我。」说完,她又再抬起头吻我。
 
  今次我很快反应过来,抱着她的头热吻起来。不再是激烈的舌吻,今次我们 互相都只用嘴唇亲吻着对方。
 
  吻了快一分锺,表姐喘着气说:「就是这样…别说多餘的話,我只要你继续 爱我就行了。」
 
  「…我知道了。」
 
  接着我们又再吻起来,今次我们还边吻边互相脱下对方的衣服,很快的两人 都脱得清光,我抱着她慢慢躺下床虽然精虫上脑,但最後的理性还是告诉我别忘 了最重要的事。我翻开房间的抽屉,果然这间旅馆也有套套。
 
  「…我还以为你会忘了,正準确将你踢下床呢。」
 
  「我不会忘的,只要你想我记着,我就不会忘记。」
 
  「这些甜言蜜语别跟我说,留给小宜…我听得多了,早就没感觉。」
 
  说谎,脸上的红晕表示她根本很爱听。不过一轮相处,我也知道表姐喜欢别 人顺从她,所以也没说甚麼. 装备好套套,我一手抱着她的腰另一手正在对準, 怎料到我才把前端小部份进入裂缝,表姐突然抓着我的腰,一下子插到底。 
  「啊!」「啊…」
 
  「表、表姐你…」
 
  「闭嘴…快来爱我…」
 
  怎、怎麼了?表姐居然比昨天醉酒时还兇猛?难道我成功令她动情了?疑问 归疑问,我还是听从她的話,每次都用力插到底,还用手玩弄胸部。
 
  「啊…啊啊…好棒…」
 
  看来表姐真的动情了,上次我都只听到她的喘气声,几乎没开口,今次却越 叫越大声。成功感是很大,但再下去真的会被听到的…只好用嘴巴堵上了。 
  「嗯──!」
 
  一吻下去,下面立即收紧,幸好还忍得住。果然表姐的敏感点是嘴巴,这实 在是跟我太合了。
 
  我肆无忌惮的舔着她口腔内所有的点,表姐也被我刺激得差点忘了呼吸,要 不是我刚好想试试拉出口水丝来,搞不好她真的会窒息。
 
  「嗄…嗄…嗄…」
 
  难得的有喘息机会,我也正好需要点时间休息,压下被夹得快发射的衝动。 
  「表姐,对不起…我太得意忘形了…」
 
  「…你这大白痴…大色鬼…」
 
  不得不说,娇喘的表姐实在美得令我入迷。我抚摸着她的头髮,吻着她的额 头和面颊。
 
  「…别吻啦,要吻就吻我的嘴…轻一点的…」
 
  表姐主动要求,我当然是照着做。轻吻着她的嘴,下半身也开始再动。 
  「嗯…啊,嗯…」
 
  听着嘴边漏出的呻吟,我实在受不了。失去理智之下,我开始加快速度。 
  「嗯嗯~来…来吧~」
 
  不行了!我封着她的嘴,一挺腰直插到底,痛快地射了出来!
 
  「嗯~~~」
 
  空白的脑袋和强烈的餘韵,令我忘记到底抱着表姐多久了。直到我俩的喘息 开始停下,才放开嘴巴重新凝视对方。
 
  「我已经忘记说第几次了…但是,表姐,我爱你。」
 
  「…没其他人的时候,叫我希旼吧。」
 
  我们又再互吻了一下。
 
  躺在床上,我揽着表姐…希旼,内心始终有点不安。
 
  「希旼…如果我们和小宜同居,会碰上多少问题?」
 
  「太多了,社会法律上的事不说,感情问题不说,光是跟家人说明就够麻烦 了。」
 
  「果然是不可能隐瞒吗…」
 
  「我不要,小宜也一定不想。」
 
  唉,这两个任性的女人…好啦,其实我也不想家人面前还偷偷摸摸的。 
  「除了家人,我还要想你们的名份问题…」
 
  「要是将来小宜成年後还是喜欢你的話,你跟她结婚吧。」
 
  「那你…」
 
  「我会离婚,在我知道他外遇时就有这个打算了。但即使离婚,我还是不会 做你的妻子,你将我当外遇好了。」
 
  「…我始终还是不行吗。」
 
  「真受不了你…如果她放弃的話,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多谢你,希旼…」
 
  「哼…我受不了你才答应你的。不过那傻妞是很认真的,你多半逃不掉了。」 
  「唉…抚心自问,我其实至今还未对她有爱的感觉,比较起来绝对会选择你。 但──」
 
  「未有感觉…但不是没有,对吧。」
 
  「…对,也许不自觉间,我也真的逃不掉她了。」
 
  对。
 
  我想让她们两人都能够幸福地笑,两人都不能少。
 
  「献身就可以令你逃不掉,真简单啊。」
 
  「别取笑我啦…我绝不会再碰其他女人的。」
 
  「你有胆碰,我就亲手阉了你。」
 
  「真的不敢啦…」
 
  *由於之後已经没色情要素,我就简略交代一下算了,没兴趣请按上一页: 行程的最後一日就是中午回家,我们没有做过也没有谈过,各自回自己的家了。 过了几日,来到星期天,我们相约出来谈将来。
 
  家人方面,我们在各自的家庭公开了关係. 我家很幸运,爸妈都很开通,支 持我自由恋爱,反而开通到吓到我了,毕竟是二女一夫…
 
  小宜家,我差点被阉了…小宜老妈知道她女儿跟我交往就算了(当然没说我 们做过),竟然还有希旼加入,几乎将我掐死…幸好我爸妈都出口相劝,甚至连 婆婆都帮口(其实在她那个年代似乎很平常),她老妈才肯放过我。她老爸?这 色老头由始至终只是一副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妒忌的表情,只会盯着希旼…真想打 他。
 
  希旼家,父母已经不在,只有弟弟,而他懒得鸟我。
 
  其餘无关的亲戚一律隐瞒,我们还未疯到要全世界知道。
 
  个人方面,我们都各自订立了目标。
 
  小宜说甚麼都要黏着我,我也约定如果她到了20岁还喜欢我,我就娶她 (说真的,如果一个面对众多社会诱惑的年轻小女孩办得到,那我觉得真的值得 娶)。
 
  我对自己的最低限度要求是养得起她们两人。所以我想需要进修一下,找一 份工作能赚足够的钱养她们,也要找一间让我们三人居住的屋。
 
  希旼的离婚办好之後,就等我甚麼时候能变出三人的爱巢随时搬入去。另外, 原来表姐是律师…这下我真的该烦恼用甚麼养她了。
 
  我们还讨论了生小孩的问题,小宜20岁後再讨论,现在当然不行(理所当 然的);希旼说她不想生,甚至考虑做结紮手术,虽然挺可惜的,但我当然是依 照她的意愿。
 
  总之事以至始,我很清楚知道将来一定不会好受,但为了两个女人,只好跟 命运拼了。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xiawuqing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08-23更新.